鹿岛

只不过是个讲故事的人

【塞夏】 感觉

*短打

*一个本该只对灵魂有感觉的恶魔对少爷心动的故事

  塞巴斯蒂安静静立在一边,在自家少爷提出近乎于当他为免费劳动力的要求时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  

  “Yes,my lord.”

  

  少爷使唤人使唤得相当顺手,府内每一个能让赛巴斯蒂安忙碌起来的事都被安排了一遍。他的少爷似乎很喜欢看他忙得脚不沾地的模样,眼里的嘲讽浓的几乎快要溢出来。塞巴斯蒂安只是工作完成后望了一眼,兴奋感便如汹涌的潮水般淹没了他。

  

  那是足以让每一个恶魔垂涎欲滴的灵魂。纯粹,傲慢,充满了憎恨的灵魂。

  

  他高贵又弱小的主人就坐在那里,周身都散发着诱人的味道。

  

  不,不是这个时候。塞巴斯蒂安想,他要见证这个无与伦比的灵魂完成心愿的时刻。那才是他的进餐时间。

  

  这样默默的忍耐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他驾轻就熟地把茶杯端上桌,立在一旁。

  

  “那么少爷,您该上课了。”

  

  由他亲自教授的舞蹈课是他对少爷安排一大堆工作给他的小小报复。阳光洒在少爷的脸颊上,脖颈上。塞巴斯蒂安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心上轻轻挠了一下。

  

  那是什么感觉?他不知道。

  

  这堂舞蹈课最终以少爷不耐烦的一句“好了,可以结束了。”作为结尾。塞巴斯蒂安微笑着放开少爷的手,再次立在一旁。他的掌心好像有点烫,像是不适应这种感觉一样,他在少爷看不见的地方摸了摸自己的掌心。

  

  那种感觉应该被称为什么?

  

  他不理解,也不明白这种奇异的感觉是什么。通晓世事的恶魔皱着眉,一言不发地盯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少爷,直到察觉到什么的少爷转过头来,高声呼唤他的名字。

  

  “喂,塞巴斯蒂安。你在干什么?跟上。”

  

  一贯傲慢的语气。他应了声,却突然看见少爷的眼中好像也掺杂了什么。

  

    塞巴斯蒂安睁大眼,他想要再次捕捉少爷眼中的东西,然而对方似乎是等的不耐烦了,直接转过了身。

  

     他仍旧不明白那是什么。

  

  他总会明白的。